文章

中国人聪明吗?

在《人/制度/选拔/选举》一文中,刘军宁先生指出,“许多人都认为,中国人与犹太人是世界上两个最聪明的民族。中国人有举世羡慕的商业才能(尤其在中国以外的地方发挥得淋漓尽致)。大至科学‘大业’,小至烹调‘小技’,中国人在很多领域都展示了举世无双的才华。然而,中国人显然不是在任何领域都聪明,比如,我国很少有人把聪明才智大规模地集中用于探索‘聪明的制度’。中国人虽然向来在商业上精于核算,政治头脑也不简单,但对不同政治制度的不同成本,却从未用其商业头脑作过认真周密的核算。以致世世代代吃尽苦头,付出无尽的代价而不自知。”(见《政治中国》1998年版160页)
我以为,刘先生的看法“大体上”是正确的,但或许也不对。因为,从严格或精确的意义上说,“没有把聪明才智用于探索聪明的制度”,这并不能证明中国人“不聪明”,而是证明中国人“不勇敢”,或“太聪明”。
由于探索一个好制度,假如你是统治者的话,你就要为实现好的制度作出“牺牲”(如华盛顿不连任总统,他的儿子也不能当然继任总统);倘若你不是统治者,而是被统治者,则意味着,你要承担风险——很可能甚至百分之百得掉脑袋;或许你能秘密探索,并将探索结果密藏,然而这对你而言,叫“徒劳无功”。但如果由别人去探索呢?这就有两个好处:失败了,你一无所失;成功了,你就能搭便车——享受好处。所以,让别人去探索好的政治制度这种有风险、受损失或徒劳无功的的事吧——大家都这样想,于是,便没有了对好制度的探索。这就是说,“个体的聪明,最终导致了整体的愚蠢”,或者说,“聪明反被聪明误”吧。
我自以为勇敢、骄傲,在为正义的事业奋斗,可那位同学怎么会认为我是“愣头青”呢?难道他不想享受民主、自由的好处?我想不是。他认为我太蠢——因为,为大家的好处,冒个人的风险,不值嘛。
有句难听的“名言”是:什么马配什么鞍;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这或许是可怕的“客观真理”吧?
历史学家汤因比在与日本的思想家池田大作的对话中说:“英国人民在过去的三个世纪中,之所以能够一直维持个人自由,我以为,是基于下述传统,就是说当每个公民在大义问题上需要明确立场时,都可以不顾个人风险,必要时甚至牺牲生命,他们有这种义务感。我认为只有经过个人努力,才能获得个人自由。这一点是极为重要的。”(见《展望21世纪》1985年版207页)
我国呢?在“大义问题上需要明确立场”时,有百分之几或千分之几或万分之几的公民,可以不顾风险、甚至牺牲生命?
据说,在将“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开除出党时,仅有一个人表示沉默。
“让别人去冒风险、遭损失去设计探索什么好的制度吧!‘我’只关注我自己、我的家人!”——这正是很多中国人的“聪明”之处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