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青贮会影响国家粮食安全吗?

作为一个经常住在农村的人来说两句吧:
第一,青储收购,如火如荼,乡村公路上动不动就一字排开百十量大卡车,青苗直接在地里收割打碎压包装车,送往养牛场做储备饲料。
第二,有人说,为什么只收小麦青储,不收玉米,是不是其心可诛。关于这一点,收购当说了,玉米也收,到了季节,一扫而空。
第三,关于农民的看法,知乎诸君能想到的,农民一样想得到,几乎所有人都在说,“这样搞两年,岂不是要闹饥荒。”
但是说归说,卖还是要卖,1500——2000一亩,比收麦子钱多,比收麦子事少,最关键的是,别人都卖了你不卖,到时候剩个三家五家,连收割机你都喊不到。人工收割的话……说实话,不如你出去打工,让它烂在地里。
第四,有很多朋友在高呼,粮食问题,国家生死存亡之大计!
对,那为什么不对种粮食的这群人好一点?
我们刚建国的时候,作为一个农业大国要发展工业建设,当然只有压榨农民,搞计划经济,把农村的作物压的低低的,把工厂的产品提的高高的,用剪刀差收割他们的剩余价值,让一个农民养六个非农业户口。
国家要发展,民族要富强,做点牺牲都能理解。
但是农业税就一直这么收到2006年,国家都富成这个样了,再收农民这点血汗钱有几个意思啊?
过去城市搞工业建设,农村给城市出义务劳役,每年农闲,每家出一人服免费徭役。我们这里是浚清疏通当地的运河,俗称“扒大河”。
国家穷的时候这样干,都能理解,但是这一下也是干到2000年之后,为什么我记得这么清楚,那是因为我毕业后还有幸参加过一次。
年底的时候周围几十个村庄,每户出一人
腊七腊八,冻死寒鸦,也正是饮马长城窟,水寒伤马骨的季节。
下水一腿泥,
出水一腿冰,
几千上万人在这里一锹一锹把淤泥甩到岸上,一干就是半个月。
住的是秸秆扎的工棚,
吃的都是自己从家里背的干粮!
最讽刺的是当时社会的机械化程度已经相当发达了,所以当你看到这些人在这泥水里摸爬滚打半个月就是为了完成一项用挖掘机两天就能做完的工作,真是黑色幽默。
你就会觉得这项徭役制度已经完全不是为了建设国家,而仅仅就是怕这些人闲着而已。
而就是这么苦,这么好的人民,投票的时候四个人才算一个整人。
这就是我们的人民,觉悟不高的人民。你去农村,你随便问一个农民,
“你爱不爱国?”
他大概率是挠头——不是爱,也不是不爱,是压根没想过这个问题。
爱国爱的最真挚的人,最迫切的人,都是网上的高层次人群。
而为这个国家奉献最多的一群人,他们压根都不知道自己爱国。
他大概率是挠头——不是爱,也不是不爱,是压根没想过这个问题。
爱国爱的最真挚的人,最迫切的人,都是网上的高层次人群。
而为这个国家奉献最多的一群人,他们压根都不知道自己爱国这个事。

现在的农村,18岁出门去打工,四海飘零身如浮萍一年休六天班。

娶了媳妇见不到媳妇,生了孩子见不到孩子,真正实现了少无所养,老无所依。

前一阵老爷们心善,见不得穷人受罪,勒令各大工地辞退五十五岁以上的农民工。搞的我们村一群老头染了头发才能混进青壮年的队伍去搬砖。

为什么?

是热爱劳动搬砖有瘾吗?

非也,是退休金一百多元不够花——一个老年农民工失去市场劳动价值,那迎来他的生活就是断崖式下跌。

城市啊,你不养老不养小,拿着农村人当甘蔗吃,吞进去的是青壮的劳动力,吐出来老幼的残渣。

残渣们从地上挣扎着爬起来,自己擦吧擦吧,说,

“老爷们再赏脸嚼一口吧,我这把骨头里还能咂么出点味来呢。”

所以说,别和我说大道理,别说什么一起做蛋糕,以后分蛋糕的屁话,我特么做了快一个世纪的蛋糕了,回头一看原来我特么就是个职业蛋糕人是吧?

所以说要分蛋糕,现在就分,分的清清楚楚,不分我就卖青苗。

闹饥荒是吧?放心,六十年前闹饥荒饿死的是农村人,但是现在我们农村人觉悟低了,饿不死了。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